应对疫情全球扩散仅靠经济刺激是不够的

管涛 原创 | 2020-03-13 12:22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推荐
关键字:全球股市 新冠肺炎 

  疫情扩散叠加油市崩盘冲击,近日以美股为代表的全球股市出现了剧烈震荡。从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到3月11日,美股不仅没有挽回2月底“七连跌”的损失,过去7个交易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、标普500指数、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反而各下跌了6%以上。其中,9日标普500指数触发了史上第二次、第一层7%的熔断机制;到11日,道指较年内高点已下跌20.3%,正式迈入技术性熊市。在股市风雨飘摇之际,市场普遍期待进一步的财政货币刺激。然而,这真是市场想要的吗?经济刺激能够给股市止血吗?

  美国政府与美股的往事

  资本市场上流传甚广的一个关于克林顿与美股的故事。克林顿担任第二个任期的美国总统之时,正遇上互联网概念横行。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于2000年3月初涨到了5000多点,不到一年半时间涨了两点五倍还多。克林顿打算借此给自己脸上贴金,但时任财长鲁宾告诫他:“总统先生,股市涨成这样,您千万别出去邀功说是自己的功劳,因为股市涨上去,它还会再跌下来。”克林顿从善如流,没有把股市上涨归功于自己,后来也未因此替股市下跌背锅。当克林顿2001年1月离开白宫时,纳指不到一年时间较高点已跌去一半。此后,这一教训成为了历任美国总统恪守的法则。

  特立独行的特朗普却公然违背了前述法则,基本是天天盯市。股市一涨就把自己夸成一朵花,股市一跌就归罪美联储。结果,去年美联储放弃数据驱动的前瞻性指引,三次降息并重启扩表。第一次重启降息时,美联储表示这是基于全球经济发展和国内通胀压力较低的考虑,采取的保险性降息。

  然而,这未能阻挡美国经济的下行。去年,美国经济增长2.3%,较上年增速回落0.6个百分点,距3%的目标渐行渐远。其中,个人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回落03个百分点,私人投资拉动作用回落0.6个百分点。这主要反映了因全球贸易局势紧张,商业环境恶化,市场消费和投资意愿下降的影响,而这不是美联储能够解决的(正如这次降息也解决不了全球供应链问题一样)。

  美联储去年仓促降息的“三宗罪”

  一是低利率、宽流动性进一步刺激了资产价格上涨。在去年美联储降息之前的前7个月,美国三大股指分别上涨了15.2%、18.9%和23.2%。降息之后到今年2月底“七连跌”之前,又分别上涨了9.2%、13.6%和20.1%。

  二是日前的闪电降息让美联储离前瞻性指引走得更远。而货币政策缺锚,大大影响了美联储政策的透明度和公信力。同时,也导致美联储更可能被政治和市场带节奏,进一步损害美联储的独立性。

  三是去年仓促降息和扩表进一步收窄了美联储的政策空间。到去年底,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降至1.75%~2.00%。一次闪降用去了50个基点,美联储已没有什么本钱玩股市一跌、市场一叫、政府一说、联储降息的游戏。而购买资产的量化宽松,也是前任伯南克玩剩了的把戏,对于欲壑难填的资本市场来讲大概率是边际效用递减,这进一步削弱了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公信力。

  全球资本市场剧烈震荡,与其说是市场担心政策刺激不足,还不如说是市场对疫情控制缺乏信心。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降出了加息的效果,很重要的原因就等于确认了市场的悲观预期,即疫情并非如当时美国政府描述的那样风轻云淡,疫情冲击可能令美国经济深陷衰退。这按下了市场“恐慌键”,降息当天及之后,市场一片混乱:市场恐慌指数(VIX)、泰德利差(TED spread)飙升,美债收益率暴跌,黄金价格上蹿下跳。

  一揽子疫情应对政策是挽救市场信心的关键

  新冠病毒不会因为说看不见或者装作看不见就会消失掉。2月28日,世界卫生组织将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由“高风险”提升至“非常高”的最高级别;3月11日又宣称,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。截止3月11日,美国已成为第八个本土累计确诊病例过千的国家,首都华盛顿特区也宣布进入了紧急状态。

  在疫情发展前景不确定之际,美股出现暴涨暴跌、波动性加大在所难免。美股震荡会不会演变成为危机,关键取决于美国的疫情控制。资本市场真正想要的(无论市场有没有意识到),或许是以公共卫生政策为主、经济刺激政策为辅的一揽子疫情应对措施。哪怕这些措施宣布之初,可能不一定被市场欢迎。

  最近亚洲地区疫情出现的积极变化表明,只要思想重视、措施对头,疫情是可防可控的。无论是硬核防控还是佛系防控,合适的就是最好的。如果政府能够按照找到传染源、切断传播途径、保护易感人群的疫情防控规律,拿出一个清晰的、可信的、可行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计划,辅之以在疫情不同发展阶段,分步骤、分层次、有针对性的经济对冲政策,就应该能够逐渐平息市场恐慌。

  从疫情重灾区亚洲的经验看,正是因为采取了前述做法,近期亚洲股市跌幅就小于美欧市场。2月21日至3月11日,东京日经225指数、韩国综合指数、香港恒生指数和新加坡海峡指数分别下跌17.3%、8.6%、13.0%和13.1%。同期,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、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、巴黎CAC40指数和法兰克福DAX指数分别下跌19.4%、21.0%、24.0%和23.6%。

  中国A股表现可能更有代表性。1月21日至2月3日,受疫情突然爆发的影响,上证综指、深成指和创业板指数分别下跌11.3%、12.0%和9.4%。其中,2月3日春节后复市首日,三大股指甚至大跌了8%左右。此后,在灵活适度、精准滴灌的逆周期调节措施的细心呵护下,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、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,A股在全球金融动荡中展现了韧性。截至3月11日,三大股指分别较2月20日仅下跌2.0%、3.7%和3.9%,远小于海外市场跌幅;较1月20日疫情爆发前夕分别下跌2.0%、上涨4.2%和10.6%,其中深市甚至完全收复了失地。

  显然,如果美国疫情防控能够取得积极进展,配合经济刺激的帮扶,疫情对于美国经济和美股的影响将是暂时的,市场将可能重新回归基本面。但如果美国疫情持续蔓延,其不确定性有可能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冲击将逐步显现且不断加大,那么美股现在的调整可能才是刚刚开始,美国将是正在走向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道路上。

  在后一种情形之下,尽管美股已经较高点下跌了20%左右,但现在就开始出手救市,美联储必然是救在了山顶上。而2008和2009年启用非常规货币政策,是从谷底救市(当然更是为了救经济),才塑造了美股10多年的长牛。

  至于加强疫情防控会不会成为压垮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,终结美国十多年的经济繁荣,这又是另一个问题,需要另文研究分析。当然,这本就该是在拟定疫情应对计划时,政府需要评估的风险或代价。

个人简介
金融4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成员,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。
每日关注 更多
赞助商广告
aⅴ日本亚洲欧洲免费天堂